築地ワンダーランド

虽然说我三年前来到东京时就已经到访过了筑地市场,但是在那之后,我经过东京时也没过来这里逛一逛。三年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?筑地市场分为两个部分,即所谓的“内场”与“外场”。内场就是那个可以目睹商人贩卖与争购生鱼的地方,而外场则聚集了许多小小的商店,贩卖着厨房用具,新鲜海产,还有就是许许多多的餐馆与小吃店。

记得之前从报导上看到,筑地内场在较早前已经搬迁到了丰洲去,剩下的也只是外场的小贩而已。嘛,当中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啦,政府部门为了改善买卖环境,为了确保安全,于是要让鱼贩们搬迁。但是,对许许多多的人来说,筑地内场不只是一个商场而已,这里流着许多人的血泪与梦想,许多回忆与故事都在这里编织而成。这不单单只局限于鱼贩而已,还包括前来采购的餐馆厨师等。记得当时双方吵得不可开交,搬迁日期也被延后了几次,不过最后还是搬到了丰洲去。

我很好奇现在的筑地会变成什么样了,于是便过来看一看。搭着电车来到筑地市场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时左右了,步出车站,我先来到了筑地本愿寺去看看。这座寺院从外观上看上去就根本不像是一座寺院,外观的建筑设计仿佛像是受到了西方的影响,总而言之,看上来它更像是西方国家的立法院或艺术博物馆之类的建筑。上次来到这里时并没有踏进这座寺院,所以这是我第一次步入寺院的范围。寺院前的广场驾着一个舞台,还有就是许多红白色的灯笼装饰着整个广场。从旁边的海报上看到今晚这里会有夏日盆舞祭典呢。但可惜的是今晚我已经有别的安排了,所以盆舞祭就得留到下次了。

爬上了长长的楼梯,推开沉沉的大门,迎接我的是一个站在门口旁边的寺院执事。“你好,这里拍照是OK的哦。”,执事这样说着,我微笑着点了点头。环顾四周,寺院内的感觉也不像是日本的传统寺院啊,感觉更像是基督教堂那样,有一排接一排的椅子,中间有个空置的走道,只是走道末端摆放着的不是耶稣基督的肖像,而是一座佛像和香檀。我慢慢的走着,看着,虽然可以看到一些传统日式的元素在内,但整体的设计与感觉还是非常西式的。更让我不解的是,寺院的楼上甚至还看到了彩色玻璃和巨大的风琴。

查看了一下历史,发现筑地本愿寺原本建于浅草一代,在1657年因为一场大火而被吞没。这座寺院被迁移重建在现在的位置上已经是1931到1934年的事了,但是据说设计这座寺院的东京大学教授,伊东忠太,当时是受到印度寺院的影响而设计出现在的本愿寺的。这真让我摸不着头脑,看上去明明就是西方教堂的感觉啊。离开时我问了执事那风琴还有在使用吗?他说是有的。然后微笑的指着旁边的看牌:“记得follow我们的Instagram哦!”

离开了本愿寺,我步行来到了筑地外场,感觉和上次来的时候差不多,外场似乎并没有因为内场的搬迁而变得没落下来。在这里你还是可以买得到新鲜的海产和厨房用品,还能品尝到新鲜的寿司或海鲜丼。还是有许许多多的人潮聚集在这里,当中不乏来这里采购用品与食品的日本人,而每间店家都在热烈的叫卖,吸引顾客上前看看。逛着,我来到了当年的内场入口处,这里顿时就变得冷清与寂静了许多。当年的喧哗,随着内场的搬迁而消散,不知道将来是否会改建这里以作其他用途呢?

我回到外场,再逛了几家店,然后选了一间寿司专卖店坐了下来,解决了我的午餐。随着时间流逝,随着我们进步的步伐,我们到底需要抛弃什么,保留什么,才能让我们不断前进,却又不把我们的过去给遗忘与抛弃呢?这也许是个难解之谜,也许我们永远也找不到正解也说不定。相隔三年,重游筑地,没想到会让我有如此的感慨。我自己也在寻找着这个答案,好让我的人生可以继续往前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